您好,欢迎来到人民法治观察网!

人民法治观察网

河北承德:弱女李莉为夫鸣冤 泣血呼吁公正司法

  2020年9月份,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兆鸿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兆军,突然被公安局拘捕,他名下多个公司停摆、随后还牵连4名员工到案领罪。据刘兆军妻子李莉来信称:丈夫刘兆军多年来一直奉公守法,此次涉案是受人构陷。为了替夫鸣冤,她泣血长文,求助媒体关注案情,呼吁公正司法,还其夫刘兆军清白,解除多名涉案员工家庭的恐惧和无助。

  案情快递:刘兆军等五人涉嫌犯罪被拘捕

  2020年9月21日下午16时左右,刘兆军在兆鸿酒店工地突然被围场县公安局一行5人带走调查;

  2020年9月23日,刘兆军以涉嫌高利转贷罪被围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羁押于围场县看守所;

  2020年10月29日约16时,以涉嫌高利转贷罪被围场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020年12月下旬,刘兆军被新加"诈骗罪"、"强制交易罪"、"寻衅滋事罪"罪名;

  2020年9月21日,原公司司机解东被公安局以高利转贷罪抓获,于10月取保候审;再于2020年12月29日被传唤至公安局进行调查,于2021年1月18日以诈骗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被逮捕;

  2020年12月29日,原公司工作人员于振鸿被公安局抓获,于2021年1月18日,以寻衅滋事罪被逮捕;

  2020年12月29日,原司机赵志鑫(赵强)、现司机刘磊被传唤至公安局进行调查,后以寻衅滋事罪对二人刑事拘留,于2021年1月18日,以寻衅滋事罪被逮捕。

  案出有因:刘兆军疑被涉案关键人构陷

  据公安局办案人员向家属告知,刘兆军发案系王虎、王静为首的多人联名举报。那么王虎、王静是谁?与刘兆军有何关系?

  李莉证实:王虎、王静系东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王树东(己故)的子女;王树东生前与刘兆军岳父李德森(已故)是好友。2015年起,王树东因公司经营困难向李德森多次拆借资金。李德森曾是围场县比较有名气的生意人,在围场经营界颇具盛名。刘兆军与其大女儿李莉婚后,一直帮助李德森打理生意。2017年年末,王树东与李德森对账后,因无法兑付现金清款,遂以河东新村项目房产和底商抵顶欠款,从此引起王虎、王静的不满和刁难,直至二位老人死后把刘兆军"送进公安局"。

  刘兆军发案还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王虎、王静兄妹的堂兄王文,他是刘兆军在承德世纪风开发有限公司的实际合伙人之一。在2020年9月至12月间,他与另一实际合伙人汪志刚把公章及财务章强行收走,未向刘兆军代理律师及家属履行告知义务,私自将世纪风公司的法人变更为崔井民,并先后分四次划走公司资金近6000万元。

  李莉质疑,承德世纪风公司合伙人汪志刚、王文等人是怎么在刘兆军家属还未得到公安局通知前,就知道刘兆军出事被带走的?

  李莉质疑,汪志刚、王文等人是怎么知道此次刘兆军被公安局带走调查,就一定会被拘留,一定会被逮捕?

  李莉质疑,他们第一时间抢走公司章印,随后私自变更公司法人、转移公司巨额资金,胆子如此之大是得到了谁的支持?是不是一场有预谋的构陷和抢劫?

  种种迹象让李莉感到: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着权力,牢牢地掌控着刘兆军的案子,欲置刘兆军于死地;有一张无形的利益网,在疯狂侵吞刘兆军全部投资和资产。他们不惜丧尽天良!

  还原真相:欲加之罪"高利转贷"始末

  2016年,李德森与其二女儿李丹沟通,由李丹应名,将刘兆军和李莉名下的二街底商为抵押物,向围场华商村镇银行进行借款。此时,刘兆军的朋友王亚辉、杨丽静、王平、刘涛经营的天河兴家具厂和鹿苑酒厂资金周转出现困难,无法偿还银行贷款,希望刘兆军能先将此笔贷款借给他们用以偿还华商银行的贷款。

  经李德森同意,李丹将在华商银行所借的400万元、刘兆军在华商银行所借的100万元,合计500万元,于2016年1月18日,借给杨丽静(王亚辉妻子)用于银行倒贷,借款时并未约定利息。

  2016年1月19日,王亚辉联系刘兆军告知其倒贷成功;同日,王亚辉转账10万元表示感谢。2020年1月27日,归还李德森400万元,2020年2月5日归还李德森100万元。

  2016年1月19日,李德森让刘兆军将华商银行借款余下的100万元、加上刘兆军本要归还他的100万元、及谢东信用社信贷宝的100万元,又东拼西凑的16万元现金,合计316万元,借给了刘涛(王平妻子)用于银行倒贷,借款未约定利息。

  2016年1月21日,王平联系刘兆军告知其倒贷成功,归还320万元,多打了4万元用于感谢。

  律师引用《刑法》规定称,高利转贷罪,是指违反国家规定,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数额较大的行为。此两笔借款,帮助朋友倒贷以度难关,银行贷款部分有抵押物为保证,既维护了民营企业家征信安全,又保证了银行资金安全,而且两笔借款没有约定相应利息,不存在牟利的目的。李莉质疑:刘兆军怎么就犯了"高利转贷罪"?,

  祸起萧墙:刘兆军投资项目招人眼红

  刘兆军岳父李德森在围场拥有多个店面生意,后因患脑出血后遗症行动不便很少抛头露面,企业经营均由刘兆军打理,但是实际主事人系李德森。刘兆军公司投资建的兆鸿酒店,除得到岳父个人资金支持外,还有刘兆军夫妻二人的共有财产,不足部分则向银行贷款。承德世纪风开发有限公司项目投资全部贷款,合计贷款7290万元,均有抵押物。有帐可查的:

  1、围场华商村镇银行两笔合计1000万元,抵押物为原技术监督局底商;

  2、河北农村信用社4700万元,抵押物为河东新村部分底商(涉案房屋,系王树东在世时成交);

  3、河北农村信用社按揭贷款1420万元,抵押物为河东新村其余部分底商(涉案房屋,系王树东在世时成交);

  4、工商银行贷款170万元,抵押物为凯悦大厦4号底商。)

  刘兆军被抓,兆鸿酒店项目现在整个工程停滞;更可怕的是承德世纪风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兆军,负责财务;王文负责工程、汪志刚负责公共关系)自刘兆军被抓后,公司公章及财务章被汪志刚伙同王文强行取走。并于11月24日,公司账户两次被分别划走30000000元和6684098.88元。

  2020年12月4日,汪志刚、王文私自变更法定代表人为崔井民,崔井民是汪志刚的亲属。又于2020年12月24日,再次从公司帐户划走6647594元。元旦期间再次转走18000000.00元。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短短两个半月的时间,刘兆军的两位实际合作伙伴王文、汪志刚,在没有任何授权的情况下,完成了一系列的权力交割和资产窃取行为。

  案件背景:已故之人埋"雷"被构陷者引爆

  刘兆军涉案,固然有人见财起意,是否有权力黑手助纣为虐?不得而知。但王树东子女王虎、王静等人枉顾事实,选择二位老人故去后报案,来个死无对证,就是有预谋的构陷。

  刘兆军岳父李德森(已故)与王虎、王静之父王树东(已故)系多年的朋友关系,生前十分要好。

  王树东的东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从2015年开始,数年间多次向李德森拆借资金。随着资金周转不便,从2016年开始,王树东在法院的涉诉案件逐渐增多,李德森多次与王树东沟通,希望能尽快偿还借款,但是王树东当时已经被其大儿子王虎和女儿王静架空,无法偿还;王树东后明确和李德森表示,今后催款要二人配合,唱红脸给其子女警示,以便王树东在中间周旋。

  2017年上半年,在一次催款沟通过程中,涉案人员解东在王树东的暗示下锁了售楼处的门(王树东让做给他子女看的),在锁门的过程中没有发生任何的肢体冲突,没有造成恶劣影响,锁门后大概不到一小时,王树东便让工作人员将门打开,开锁的过程中也没有任何阻拦,没有发生任何冲突。

  2017年末,王树东肝病复发,李德森考虑到二人均年事已高,身体又都不好,同时王树东家庭情况比较复杂,几房妻子各怀心思,子女一心想架空老爷子,李德森便与王树东沟通,想在身体无恙健在之时,将金钱账目弄清,不给孩子留下麻烦;后王树东认可李德森的想法,主动找李德森进行对账,对账后出具双方认可的对账函,并双方签字盖章确认,其中王树东和儿子王虎代表一方、刘兆军代李德森一方签字(王树东在这张对账函中特意提出让王虎签字,就是防止今后子女出现异议;李德森有脑出血后遗症,右手无法写字,所以李德森的签名由女婿刘兆军代签)。

  账目对好后,王树东因多种原因一直无法兑现还款。当时王树东所有资金均投入到河东新村项目,没有流动资金,希望能够以房产和底商抵顶欠款,李德森考虑到房产变现困难没有立即同意。后来,王树东找来信用社行长荆志军(荆志军与李德森大女儿系同学关系)作为中间人进行游说,李德森碍于情面,勉强同意王树东,将河东新村底商以高于市场价(不临街4000-临街5000元)的均价6000元,抵顶欠款本金及部分利息,不足部分签订协议时兑现现金。但是双方对账后,王树东因其子女阻扰的原因一直没有签订合同,拖了半年多以后,王树东再次找到李德森说,碍于子女压力,需要临时涨价至每平米6800元,李德森不同意被气病,后王树东又多次找来荆志军进行游说,最后达成以均价每平米6500元的价格抵顶本金及部分利息,不足部分无法现金支付,用11套住宅楼找平。并主动与李德森为11套楼房,在银行做了一套相关手续,并签订双方认可的购房协议。

  2018年,王树东大儿子王虎及女儿王静迟迟不认可对账事宜,不想履行相应义务,当时王树东的涉诉案件高达百余起,李德森为维护自已的合法权益,让刘兆军和解东以其名义,分别在法院对相应房产进行了诉前保全查封,后因双方多次沟通问题得到完全解决,此次诉前财产保全并没有起诉。

  谁也没想到,二位老友身故后,王虎、王静却翻脸报案。李莉认为,指认刘兆军代岳父顶"雷"获罪背后,定有惊天阴谋。

  律师评述:案情扑朔迷离有待司法公正

  据律师向李莉剖析:

  1、刘兆军以自己和李莉名下的二街底商为抵押物,向围场华商村镇银行进行借款帮朋友倒贷,何来"高利转贷罪"?

  2、王树东与李德森、刘兆军之间系双方认可的民间借贷关系,抵顶债务手续齐全;对于李德森委托刘兆军和解东在法院的诉前保全案件,系合法合规的正规法律诉讼;王树东与李德森之间的底商及楼房抵顶借款协议,是双方认可的合法有效的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达,何来"强制交易罪"?

  3、解东锁门是得到王树东默许的,整个过程中没有发生肢体冲突及不良的社会影响,王树东和东胜公司没有报警也证明,何来寻衅滋事罪?

  4、李德森、刘兆军、解东运用法律武器进行合法合规的法律诉讼,怎么就犯了强迫交易罪? 诈骗罪?

  李莉认为,从刘兆军2020年9月21日案发至今,所有事情的发生,就像是一场提前被导演好的戏剧,一出接着一出上演。李莉在给媒体长信中,坚信法律的公正,相信司法机关公正司法定能还刘兆军等人的清白。

  (本文根据刘兆军妻子李莉来信和向有关部门求证整理)


来源;http://www.zgmzfzxww.com/news/2021/shehui_0128/2624.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责任编辑:hh202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