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华夏法治观察网!

华夏法治观察网

“绿色基底”释放生态红利—贵州农村利用生态产品实现“增绿又增收”

   “守着自家上百亩的山林不能砍,老百姓房屋改造还得从保护区外拉木材进村,费时费力成本又高。”贵州省雷山县方祥乡雀鸟村村支书吴昊对记者说。

    方祥乡地处雷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这里是长江水系与珠江水系的分水岭,村民的山林被列入重点生态区范围,禁止采伐。

    为解决生态功能区林农“造林不变现”问题,贵州于2018年启动重点生态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工作。2021年,这项试点工作惠及雷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该保护区获得森林赎买资金500万元,完成了990亩重点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工作。2022年,保护区又获得1000亩森林赎买指标,已全部兑现完成。

    “保护好生态,既有利于下游发展,又让林农受益。”吴昊说,每亩山林林农可获得4800元补偿,村委会可获得200元补偿。截至目前,雀鸟村已实施人工商品林赎买157.38亩,得到补偿金78.69万元。

    在贵州,像雷山县一样的重点生态功能区,通过横向生态补偿让群众多了一条增收路径。贵州省林业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十四五”期间,贵州省将继续在麻阳河、梵净山等省级以上自然保护区开展赎买工作,到2025年将完成赎买改革试点任务8.2万亩以上。

    近年来,贵州农村持续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因地制宜探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转化路径,绿色发展成效初步显现,“绿色财富”得以变现。

    就在2022年下半年,贵州江口县的两家公交公司从县农信社获得600万元贷款,利率从8.2%下降到5.5%,每年可降低融资成本16.2万元。江口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党委书记吴猛说:“根据测算,这两家公交公司投运的新能源车辆,每年可节约燃油650多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3080吨,凭借这样的生态贡献,他们拿到了优惠贷款。”

    江口县位于世界自然遗产地梵净山脚下,森林覆盖率高达77%。当地借助优良的生态优势挖掘绿色金融潜力,创新推出“梵净生态账户”。针对农户、企业、个体工商户等5类客户主体,金融机构从生态资产、生态经营、生态生活、生态公益等多个维度,采集客户主体的信息数据,换算成生态积分后,作为评级授信、利率定价的重要依据。

    截至目前,江口县已建立“梵净生态账户”1212个,授信金额达2.13亿元,发放“梵净生态贷”837笔、1.45亿元。

    地处长江、珠江“两江”上游生态屏障的贵州,近八成县域属于长江防护林保护区,四分之一国土涵养着珠江清源。但贵州又是石漠化“重灾区”,曾是全国石漠化面积最大、程度最深的省份,生态十分脆弱。

    在岩溶地区实施石漠化综合治理,贵州将“治石”与“治贫”相结合,通过采取封山育林、人工造林、草地改良等林草植被恢复措施,过去十年间石漠化面积减幅达43%。

    地处乌江源百里画廊大峡谷的黔西市新仁苗族乡化屋村,过去叫“化屋基”,意为“悬崖下的村寨”。这里群山阻隔、险流环绕,曾因重度石漠化被列为人类不宜居住之地。近年来,当地将石漠化治理与打造“乌江源百里画廊”旅游精品线路结合起来,促进了环境增绿、村民增收。

    记者近日在化屋村采访了解到,“化屋基”的苗族群众从悬崖下搬到江边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后,依托秀丽的自然风光和特色的民族文化大力发展旅游,村里开起30余家农家乐、19家民宿,成为一个生态游“网红村”,村民实现了从脱贫到小康的蜕变。

    “守着自家上百亩的山林不能砍,老百姓房屋改造还得从保护区外拉木材进村,费时费力成本又高。”贵州省雷山县方祥乡雀鸟村村支书吴昊对记者说。

    方祥乡地处雷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这里是长江水系与珠江水系的分水岭,村民的山林被列入重点生态区范围,禁止采伐。

    为解决生态功能区林农“造林不变现”问题,贵州于2018年启动重点生态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工作。2021年,这项试点工作惠及雷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该保护区获得森林赎买资金500万元,完成了990亩重点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工作。2022年,保护区又获得1000亩森林赎买指标,已全部兑现完成。

    “保护好生态,既有利于下游发展,又让林农受益。”吴昊说,每亩山林林农可获得4800元补偿,村委会可获得200元补偿。截至目前,雀鸟村已实施人工商品林赎买157.38亩,得到补偿金78.69万元。

    在贵州,像雷山县一样的重点生态功能区,通过横向生态补偿让群众多了一条增收路径。贵州省林业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十四五”期间,贵州省将继续在麻阳河、梵净山等省级以上自然保护区开展赎买工作,到2025年将完成赎买改革试点任务8.2万亩以上。

    近年来,贵州农村持续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因地制宜探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转化路径,绿色发展成效初步显现,“绿色财富”得以变现。

    就在2022年下半年,贵州江口县的两家公交公司从县农信社获得600万元贷款,利率从8.2%下降到5.5%,每年可降低融资成本16.2万元。江口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党委书记吴猛说:“根据测算,这两家公交公司投运的新能源车辆,每年可节约燃油650多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3080吨,凭借这样的生态贡献,他们拿到了优惠贷款。”

    江口县位于世界自然遗产地梵净山脚下,森林覆盖率高达77%。当地借助优良的生态优势挖掘绿色金融潜力,创新推出“梵净生态账户”。针对农户、企业、个体工商户等5类客户主体,金融机构从生态资产、生态经营、生态生活、生态公益等多个维度,采集客户主体的信息数据,换算成生态积分后,作为评级授信、利率定价的重要依据。

    截至目前,江口县已建立“梵净生态账户”1212个,授信金额达2.13亿元,发放“梵净生态贷”837笔、1.45亿元。

    地处长江、珠江“两江”上游生态屏障的贵州,近八成县域属于长江防护林保护区,四分之一国土涵养着珠江清源。但贵州又是石漠化“重灾区”,曾是全国石漠化面积最大、程度最深的省份,生态十分脆弱。

    在岩溶地区实施石漠化综合治理,贵州将“治石”与“治贫”相结合,通过采取封山育林、人工造林、草地改良等林草植被恢复措施,过去十年间石漠化面积减幅达43%。

    地处乌江源百里画廊大峡谷的黔西市新仁苗族乡化屋村,过去叫“化屋基”,意为“悬崖下的村寨”。这里群山阻隔、险流环绕,曾因重度石漠化被列为人类不宜居住之地。近年来,当地将石漠化治理与打造“乌江源百里画廊”旅游精品线路结合起来,促进了环境增绿、村民增收。

    记者近日在化屋村采访了解到,“化屋基”的苗族群众从悬崖下搬到江边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后,依托秀丽的自然风光和特色的民族文化大力发展旅游,村里开起30余家农家乐、19家民宿,成为一个生态游“网红村”,村民实现了从脱贫到小康的蜕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或来源网站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因作品内容侵权需删除与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通过本网的邮箱或电话联系。
责任编辑:rj202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