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人民法治观察网!

人民法治观察网

憨憨企鹅向辣酱女王道歉了,会再“牵手”吗?网友:广告费谁付一下?

  腾讯与老干妈之间的合作纠纷“乌龙”案似乎迎来了结局。

  7月10日,腾讯和老干妈公司发布了联合声明,指出腾讯已向法院申请撤回财产保全申请及本案诉讼,并就合同诈骗行为已向贵阳公安报案。

  此前,腾讯怀疑老干妈拖欠千万元广告费,向深圳南山区法院申请冻结老干妈名下1624万资产。后经贵阳市公安局查明,其实有3名犯罪嫌疑人冒充老干妈工作人员,伪造公章,与腾讯公司签约以非法获利。换言之,此事与老干妈无关,腾讯则是受骗者。

  联合声明指出,过去数日内,腾讯和老干妈双方进行了深入沟通,双方已厘清误解。对于事件过程中的误会和欠妥之处,腾讯已向老干妈方面当面致歉。未来双方也将积极探索并开启一系列正式合作。

  有网友调侃,骗子抓了,误会也解除了,那1600万的广告费,谁来付一下?

  撤回财产保全,老干妈1624万资产解封

  早在数天前,腾讯已经“认错”,现在则是更为正式的声明。从最开始在舆论场上各自发声、针锋相对,到现在的握手言和,双方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回溯事件起因,是因为中国判决文书网上公布的一则民事裁定书,指出经腾讯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深圳市南山区法院裁定查封、冻结老干妈名下价值1624.06万元的银行存款或其等值的其他财产。

  6月30日,腾讯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冻结了对方应支付的欠款金额。

  同日老干妈公司发布声明,称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并已向贵阳警方报案。

  7月1日,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通报,犯罪嫌疑人曹某、刘某利、郑某君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以便获取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利。现三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采取强制措施。同日,腾讯公司微博发文称一言难尽,并向广大网友征集线索,还自掏腰包,准备1000瓶老干妈辣椒酱作为奖励。

  7月3日,贵州贵阳南明区人民检察院发文称依法提前介入老干妈公司被伪造印章案。

  目前,已经“知错”的腾讯主动向法院申请撤回财产保全申请及本案诉讼,并就合同诈骗行为已向贵阳公安报案。联合声明指出,腾讯和老干妈双方后续将积极配合相关法律程序的推进。

  腾讯为何能在事件未调查清楚前就成功冻结了老干妈名下资产?根据法律专业人士分析,保全制度主要是害怕被告在诉讼期间低价变卖、转移财产,让原告即使胜诉也无可执行财产,腾讯申请财产保全符合法律流程。

  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利害关系人因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在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前向被保全财产所在地、被申请人住所地或者对案件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采取保全措施。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分析称,据公开信息显示,腾讯提供了保险公司出具的保函。如果事后证明存在伪造公章,推广合作协议无效,则腾讯公司的财产保全申请有误,应当由保险公司赔偿被申请人即老干妈公司因财产保全所遭受的损失。

  在上述民事裁定书中指出,担保人新疆前海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联合为本案财产保全提供信用担保。

  保险公司在此案中具体承担什么角色?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法院为避免对被申请人(本案中的老干妈)错误采取财产保全措施,进而造成被申请人经济损失,会要求诉讼财产保全的申请人(本案中的腾讯)提供担保。

  目前比较通行的做法是找一家保险公司买一张诉责险保单,或者找银行出财产保全担保函。这份保单里,保险公司的责任是在约定限额内为申请人(腾讯)做担保,如果因为担保执行过程中让被申请人(老干妈)出现损失的,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梳理时间线可以发现,此次财产保全申请自民事裁定书发布后,已经经历了11天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这段时间老干妈的1624万资产出现任何损失,则由新疆前海联合财险深圳分公司和中国人民财险深圳分公司两家保险公司承担。

  老干妈公司董事长陶华碧曾对媒体表示,我不欠政府一分钱,不欠员工一分钱,拖欠一分钱我都睡不着觉。和代理商、供货商之间也互不欠账。如今看来,老干妈公司“从不拖欠一分钱”的声誉得以保全。

  “辣酱女王”和腾讯的合作猜想

  曾号称“从不打广告”的老干妈,会和腾讯进行怎样的合作?在联合声明的末尾,指出未来双方也将积极探索并开启一系列正式合作。

  作为“厨房必备辣酱”,老干妈风味豆豉系列产品品牌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有人甚至将贵阳老干妈比作和贵州茅台一样的存在。近年,老干妈出口到东南亚、欧洲,远销海外。

  2015年有媒体曝出老干妈放弃使用贵州辣椒,转而选择价格较便宜的河南辣椒。贵州辣椒价格在12~13元/斤左右,而河南辣椒价格一直保持在7元/斤左右,比贵州辣椒便宜了5元以上。受此影响,老干妈销售量下滑,其销售收入由2016年的45.49亿元下降至2018年的43.89亿元。

  此番局面,陶华碧不得不重新出山,回归一线,在陶华碧的重新执政下,老干妈态势有所扭转。2019年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发布年度业绩情况,年销售收入破50亿元,同比上升14.43%,创历史新高。

  创下新高的成绩不容易,老干妈2019年可谓连连受损,5月,老干妈曝出亏损1000多万元;8月,老干妈厂失火,虽无人受伤,但失火厂房占总产能的三分之一。

  那些流传下来的陶华碧的经典语录,诸如“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三条铁律,以及“辣酱又不拿去送礼,自家吃根本用不着考虑好看不好看的问题,味道好就行了”等,都是在打造品牌良心、平价、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形象,从而赢得大众口碑。

  老干妈一向以低调著称,靠味道抓住消费者,但如今面对消费升级,新时代下的老干妈不得不面对年轻化的趋势。

  2018年,老干妈以“国民女神”的身份走上了纽约时装周的伸展台,推出联名款卫衣;2019年9月,老干妈和聚划算合作的魔性拧瓶舞的MV广告《拧开干妈》在各大社交平台传开,MV广告中的陶华碧形象变成了年轻女性;2020年情人节,老干妈和淘宝购物车推出了“老干妈情话瓶”。

  企业管理咨询专家田阳指出,个人认为老干妈趁着这波浪潮和腾讯合作一把,去迎合年轻人的口味,这是一个必要的改革,而选择和腾讯合作是一种很好的介入年轻群体的机会,这是一个非常好、非常完美的结局。

责任编辑:hh202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