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人民法治观察网!

人民法治观察网

拉里·佩奇被指控假捐款 4亿美元分文未流向慈善机构

  北京时间12月26日午间消息,据外媒报道,每年圣诞节期间,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都会给慈善机构送去一份大礼。

  2015年,佩奇的基金会——the Carl Victor Page Memorial Foundation——在圣诞期间捐出9400万美元。次年大约相同时间,该基金会再次捐出1.29亿美元。到2017年,佩奇的基金会出手更阔卓,向慈善机构一下子捐出1.8亿美元,几乎是两年前捐出金额的两倍。

  表面上,这些豪礼似乎把佩奇塑造成美国最慷慨的慈善家。然而,深挖下去,我们可以从税务记录中发现一个问题:佩奇基金会捐出的这4亿美元,几乎无一分一毫直接给到慈善机构。以及,对许多捐赠者而言,这些礼物并非是为了庆祝节日;更多的是年终岁末,这些捐赠者蠢蠢欲动想法设法规避一些旨在让慈善基金会对社会负责的规则。

  佩奇每年的“慷慨解囊”不过是假借慈善之名的计策。法律要求私人基金会每年至少捐出5%的基金会资产,以确保这些纳税人买单的慈善机构确实参与了慈善事业。

  但最近几年,佩奇的基金会总在最后关头,通过向佩奇亦拥有一定控制权的各个慈善账户(即捐赠人指导性基金,DAF)拨款捐赠,来达到规定的最低捐赠门槛。这些捐赠本质上,也可算作是基金会的捐,从而帮助基金会达到最低的5%捐赠标准,哪怕这笔钱可以无限期地存在这些DAF账户内,且无需施与给确实有需要的非营利组织。

  The Carl Victor Page Memorial Foundation需要向DAF捐出大笔资金,因为其并未真正向传统基金会捐出多少钱。例如,2017年(有可用税务记录的最新一年),基金会向美国癌症协会捐款仅1000美元,向New Venture Fund(支持左派事业的组织)捐款10万美元,又拿出80万美元为奥克兰的学生提供免费流感疫苗。然而,这三笔捐赠的金额加起来,显然达不到5%的最低要求,因为该基金会的资产高达30亿美元。

  因此,在2017年12月,在支付巨额税款的最后期限之前,佩奇的基金会向国家慈善信托基金捐款1亿美元,又向嘉信慈善基金捐赠8000万美元,这两个机构均为客户管理DAF。虽然,美其名曰“指导”,但佩奇实际上对这笔钱不再有控制权。不过,障碍已经清除。佩奇基金会当年捐赠款项的99.5%都进了DAF账户,而非真正的慈善机构账户。

  净值650亿美元的佩奇或许只是因为出于隐私缘故,不希望披露个人捐款细节,才出此策略。或许,他确实每年通过DAF默默地给慈善机构捐赠了数亿美元。但由于没有披露要求,我们无法得知佩奇的DAF账户的捐款细节;以及即便这些账户没有把资金都捐出去,佩奇也不大可能拿回这笔钱。

  过去15年来,拉里·佩奇透露,自己一共向该基金会捐出20多亿美元,大部分来自佩奇持有的谷歌和Alphabet股份。但总的来说,该基金会的96%的“过往捐款”都给了DAF,而不是非营利机构。

  拉里·佩奇的家族理财室与基金会尚未回复本报道的再三评论请求。

  让事情更加迷雾重重的是,这个以拉里·佩奇已故父亲命名的基金会——The Carl Victor Page Memorial Foundation——没有网站,也没有公开披露的员工。基金会的唯一工作就是发布年度纳税申报表。

  佩奇曾在2015年透露过自己对慈善事业的真实看法。当时,佩奇尚未签署《捐赠誓言》,他承认,比起把财富捐赠给慈善机构,他相信把资产留给伊隆·马斯克更能造福全人类。

  谈到自己的个人财富时,佩奇说:“如果哪一天我死了,我会把钱都留给伊隆·马斯克。”

  佩奇捐赠给自己基金会的20亿美元捐款资助的事业五花八门,从应对埃博拉疫情到克林顿基金会等等。所以,专家们始终弄不明白,如果他并不打算捐出这么多钱的话,那么当时佩奇又为何要设立这样一个基金会,成立一个DAF不是更好吗?虽然2000年代初DAF并不似今日这么普遍。

  尽管佩奇的基金会每年仍会将数亿美元资金转入DAF账户,但佩奇仍旧源源不断地再给他的基金会补充新的资金。例如,2016年,他给基金会注资4.5亿美元,这或许暗示他可能有其他的一些计划。如今,佩奇已正式退出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运营职位,希望仍未到中年的佩奇(46岁)日后能对慈善事业真正上心起来。

责任编辑:rong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