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人民法治观察网!

人民法治观察网

租户流浪谁为房租买单 平台提免租谁免业主房贷?

  “流浪”租户

  当身旁那辆保时捷开进小区的一瞬间,李庆的情绪彻底爆发,他把手中的行李狠狠摔向了物业保安,然后被三个物业工作人员架住了。

  2月2日傍晚,李庆坐了近五个小时的车,从老家回到了杭州,小区门口,五六个戴着口罩的保安严阵以待,两个保安坐在一把大伞下的桌前,桌上放着一本登记册,四个保安站在大门两侧,手里拿着红外体温计,李庆说,“当时看到小区保护这么好,觉得特别安心。”

  一位保安让李庆报了名字与具体的楼栋、房间名,李庆如实回答后,该保安给他测了体温,一切正常后,示意他可以进入小区。李庆正准备迈步,另一位坐着的保安突然问道,“你这个房子是租的吧,你应该不是业主,是租户”。

  李庆没有多想,随口称是,就被拦了下来,“他们给我看了物业发的通知,上面写着租户一律不得返回小区,我当时就懵了,我说我没病,也没接触过病人,为什么不让我进?不让我进我应该住哪?”

  一位保安帮李庆联系了物业说明情况,问能否放行,物业向李庆解释,通知不是物业自己定的,是杭州市滨江区的明文规定,所以不能放行,物业劝李庆回家或者自己找个酒店先住,等待通知。

  对物业的说辞,李庆感到十分不满,他大声质问物业,来往的车票费用、住酒店的费用谁来出,“如果我身体有问题的话也就算了,但是我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凭什么就不能进去?我租着房子,每个月交着钱的,而且根本也没人通知我这件事。”

  李庆随后拨打了租住公寓的管家电话,但对方表示并不知情,也无法帮他处理。冬日的寒风中,李庆和保安们僵持了半个多小时,双方也从交流逐渐升级到了口角。

  一位开车回家的业主成为了矛盾爆发的导火索,当李庆看到开着豪车的业主简单测了个体温就被放行,他感到了巨大的难堪、委屈和无力。

  “我当时就是很气,我也知道这不是保安的错,但是当时真的太难受了,站在小区门口我都能看见自家的窗户,可我就是进不去。”

  最终,在社区民警的协调下,李庆还是进入了小区。

  回到家中的李庆,当天晚上10点多才看到管家发的朋友圈——杭州市滨江区“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指挥部令第4号:各出租户(房东)、房屋中介机构必须立即通知租住的外地未返杭人员,一律不得在2020年2月9日24时前返杭。公告的发布时间是2月1日。

  李庆说,不敢想象有多少人像自己一样,因为没有看到这条公告被堵在家门外,当得知北京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他语气坚定地说,今年一定要买下属于自己的房子。

  为了不让更多“李庆”出现,阻止租户“回家”的短信、微信等消息已经如雪片般飞到了全国各地租户的手机上,将他们拦截在家乡。

  谁来“免单”?

  疫情之下,大批呆在家中的租客们支付着不菲的房租,却无法居住其中,与此同时,蛋壳、青客、魔方、乐乎等长租公寓纷纷提出了不同形式的免租政策,一些个人房东免租的行为也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租客要求免租的呼声越来越高。

  例如,至今未公布相关免租政策的自如,被不少租客在不同社交平台“投诉”、“举报”,一位长租公寓从业者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免租这件事,几乎从原本的企业、房东自愿的公益行为,被推到了强制性执行的地步,谁不做,谁就千夫所指。”

  平台的免租最终传导到房东的身上,“被强制”免租的就成了房东。多个不同长租公寓平台的房东在社交网络上发帖称,接到了平台要求免租的通知。记者通过多方信源了解到,该消息属实。与此同时,租客们对个人租赁的房东们也开始提出免租的要求。

  不仅是长租公寓,类似的情况在与不动产租赁相关的各个行业上演:宣布免费退租的携程、爱彼迎,平台上的房东们无法收取违约金,更无法收取租金,以平台为榜样,失去春节档收入的小型民宿运营者也开始要求房东免租;万达、新城、龙湖等大型房企宣布免租,小型商场、商铺的租客们也纷纷有了免租的念头。

  毛平将自己在杭州的一套商住两用公寓租给了一个民宿运营者,1月27日,对方发来信息称,由于疫情影响严重,民宿的运营已经停滞,希望房东可以适当减免一部分的租金,如果不能减免的话,希望能把房退了,并拿回押金。

  通常而言,中途退租意味着违约,押金作为违约金应当归房东所有,但民宿的运营方提出,新冠病毒导致民宿运营停滞属于“不可抗力”,因此,毛平应当退还押金。

  出于对特殊情况的理解,毛平同意免去运营方20天的租金,双方达成了短暂的一致。

  2月1日,运营方再度找到毛平,并表示,需要免除其房屋租金一直到恢复正常运营为止,否则,还是要退租,这让毛平感到难以接受,“去年,他们就找到过我,说现在民宿难做,我当时就给他们降了200元/月的房租,但是这次这样实在太过分。”

  毛平表示,疫情导致运营困难,他很理解,而且愿意承担一部分的损失,但是一直免租到恢复正常,意味着将所有损失嫁接给了他,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与毛平的经历类似,被长租公寓、中介机构、中介平台“强制”要求免租的行为正在频繁发生。

  这是一个难解的方程。

  疫情影响下,租客有房不能回,商铺无法开业,租赁方自然不想缴纳房租;部分平台、企业为了树立正面形象、留住客户,宣布免租,究其根本,是将免租压力转移到房东、业主身上;到了房东端,疫情“不可抗力”的属性让中途退租变得没有成本,想要找到下一个租赁方又需要时间,免租与退租都意味着独自抗下损失。

  这就是业主的义务吗?一位业主对记者表示难以接受,“我免了他们的房租,谁来免我的房贷呢?太混乱了,希望政府能管管吧。”

责任编辑:rong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