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华夏法治观察网!

华夏法治观察网

“我在南非的大学里教中医”(侨胞说·祖国在我心中(80))

  图为在约翰内斯堡大学针灸中心(教学诊所),胡紫景临床带教,大三学生临床见习。

  近两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针灸专业正成为最受欢迎、也最难申请的“香饽饽”专业之一。对此,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针灸老师、博士生导师胡紫景深感自豪。自2012年赴南非发展以来,胡紫景一边开办中医诊所,为南非侨胞及当地民众看病提供方便;一边积极探索在南非高校开设中医和针灸课程。在他的参与和推动下,约翰内斯堡大学掀起了针灸热潮。与此同时,在他行医施治的实践中,中医药和针灸凭借“简、便、廉、验”的独特优势,赢得了越来越多南非民众的信任。

  以下是他的自述。

  中医世家 远赴南非发展

  我出生于福建省的一个中医世家。从小,中药材、药杵臼、针灸、推拿等,是我成长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耳濡目染之下,我很早就对中医药产生浓厚兴趣。我的祖辈通过口传心授和耳提面命的方式将医术代代相传,到我这儿已经是第五代了。

  2012年,我从福建中医药大学硕士毕业后,在导师的推荐和鼓励下,远赴南非发展。当时,中医在南非发展势头良好。2011年,中医医疗正式纳入南非医疗体系。这意味着南非民众在选择中医诊疗时将享受医保优惠。

  其实,中国和南非两国在1998年建交后就有了中医药文化的交流。南非很多民众本身有使用草药的传统,喜欢自然疗法,这为中医药文化在当地的“生根发芽”提供了土壤和机遇。2000年10月,南非政府确立了包括中医针灸在内的补充医疗的合法地位;2004年,南非完成了首批中医针灸医师注册,分为中医师与针灸师两个层次;2005年,南非举办了历史上首次中医师永久注册考试……这些政策都为我在南非行医和教学提供了便利条件。

  最初,我在约翰内斯堡开办中医诊所——恒春堂中医院,并在西开普大学兼职授课。每天,前来诊疗的侨胞和当地患者络绎不绝。作为南非补充医疗之一,中医药和针灸更多时候是当地人遇到西医无法医治的疑难杂症时的选择。在缓解偏头痛、治愈慢性疾病、舒筋活络、调理气血、改善免疫力等方面,针灸的疗效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

  每次,当通过自己的医术为患者解除病痛时,我都会得到患者对中医药和针灸疗效的赞赏,这让我收获很大的成就感。病人间的口口相传,成了中医药文化在南非“落地生根”的最好口碑。

  在行医的同时,我主动联系约翰内斯堡大学,积极参与补充医疗专业的学科建设工作。经过几年的筹备,2020年2月,约翰内斯堡大学正式开设针灸课。自此,约翰内斯堡大学成为南非唯一一所提供针灸本科、研究生及博士学位的高校。

  因地制宜 讲解中医知识

  针灸专业成为约翰内斯堡大学非常抢手的热门专业,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情。2020年首次开课前,超过1000名学生选修针灸相关专业,最终只录取了45人。今年的招收名额扩充到58个,但申请人数多达7102人。

  为帮助不懂中文的南非学生更好地理解中医,约翰内斯堡大学孔子学院还为学生提供了专门的中医中文词汇培训,并教学生打太极拳。

  作为约翰内斯堡大学唯一一名纯中医背景的教师,我在总结此前在西开普大学授课的经验基础上,对教学内容和形式都做了全面调整和完善。其中有最重要的两点调整:一是注重理论和临床相结合,尤其侧重讲解中国传统医学的理论背景和知识体系;二是探索建立更科学、更严格的考核体系,让教学效果更趋量化。

  为让学生听懂中国传统医学的理论背景和知识体系,我经常用身边通俗易懂的事例开展教学。中医常说,不同体质的人需要不同的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为讲明白这一点,我会把“体质”类比为“植物种类”,因为不同植物需要适应不同的生长环境。这种教学形式富有成效,不仅让繁复枯燥的理论变得生动有趣,也加深了学生对中医药“辨证施治”方法的理解。

  在课堂上,为向学生讲解人体经络,我以高速公路作喻:“人体经络就像高速公路,穴位是纵横交错的交汇点,行驶的汽车则代表气血。如果发生拥堵,等待的车辆停滞不前,就会造成交通运行不畅,人体也是如此。”我还借助当地的城市地图,向学生们讲解经络诊察的奥秘。

  针灸是中华民族通过几千年临床实践发展起来的医学,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通过反复实践,培养学生对针灸穴位把握的精准度和施针、行针的熟练度。为了让学生们准确掌握针灸技术,我们的课程设置为:大一,讲解关于中医药和针灸的基础理论知识,将在当地社会潜在关于中医药和针灸的误解解释清楚;大二,深入讲解关于中医药和针灸的临床相关知识,并在老师的指导下,学生之间互相练习针灸;大三,进一步增强学生临床知识和技能;大四,在老师的监督指导下,学生在教学诊所为患者问诊并拟出治疗方案。

  加强交流 推广中医文化

  受约翰内斯堡大学和南非健康医师联合会委托,我多方协调,最终促成首次南非中药师资格培训在约翰内斯堡大学成功举办。受培训人员可以直接在南非卫生部注册并获“中药调配与分发”执照。2021年,我再次受南非健康医师联合会委托,筹备并举办了首次南非国家中医师资格考试,同时担任主考官。

  在南非,大学针灸专业毕业生可直接注册为针灸医师。学习针灸的人数与日俱增意味着中医及针灸医师的“职业化”既能增加就业,又能在改善当地医疗服务水平方面发挥作用。非洲很多地方都面临着缺医少药、医疗费用昂贵的诊疗困境,中医药和针灸凭借自身优势,能为当地民众开出良方。

  除了显著的疗效,中医“治未病”的保健理念也逐渐走进患者心中。“少喝冰水”“多喝温水”“饮食少糖少油”“睡前多用热水泡脚”……这些源自中医的健康生活习惯,不仅提升了当地民众的健康水平,也大大减轻了当地的医疗负担。

  目前,南非合法注册的中医及针灸医师共有216人,其中针灸医师约50人。虽然中医药在南非的发展潜力巨大,但也面临诸多挑战。能够熟练使用英语的高水平中医、针灸专家较少,师资力量的短缺限制了对人才的接纳和培养。受资金和条件的限制,学生临床实践机会较少,高水平科研工作同样难以展开。

  近两年,为了解决约翰内斯堡大学的师资和教学资源紧张等问题,我积极牵线其与浙江中医药大学和福建中医药大学合作办学。目前,约翰内斯堡大学和浙江中医药大学已经开展了交换生项目合作。

  中医药和针灸在海外的发展前景广阔。随着“针灸热”日趋升温,这项全球最受欢迎和应用最广泛的中国传统医学疗法一定能为海外民众提供更多健康选择。此外,中医的科学化发展也为非洲传统医药学发展提供了重要借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或来源网站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因作品内容侵权需删除与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通过本网的邮箱或电话联系。
责任编辑:rj2022
相关阅读: